中远期市场回归现货 大宗商品初探期现融合新路

现货的归现货 期货的归期货

政策高压之下,同业夹击之中,2009年底前才正式挂牌的山东寿光蔬菜产业集团商品交易所(下称菜交所),无疑是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这一特殊群体中的一朵奇葩。

寿光市是我国县级城市中开设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盘最多的城市之一。这一地处渤海莱州湾畔,海岸线长56公里,总面积达2180平方公里的小县城,因为蔬菜产业而闻名全国。但也许要不了多久,这里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层面所要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或巨变,也将成为改变这座城市名片的另一种力量。

“全国200多家拥有电子盘交易业务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完全依托现货市场交易份额来开展中远期现货业务的没有几家。”菜交所总裁姬海荣说。按照《中远期交易市场整顿规范工作指导意见》(下称“国六条”)和国家工商总局232号文要求,菜交所下一步计划将自身打造成为全国首家完全达到期现货无缝隙、无风险融合要求的专业商品交易所。通过这一融合路径,姬海荣也期望国内“毛病百出、丑态百出”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能够脱胎换骨,真正让中远期现货回归到现货市场去。

变相期货之往事

“我历来就不主张将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称之为变相期货,什么叫变相期货,它肯定属于期货这个范畴了。但变多少才能够叫期货,有没有一个统一的判断标准?”资深现货市场专家、北京工商大学证券与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每每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提及“变相期货”,都对此称谓嗤之以鼻。

更多的市场参与者乃至交易所组织者,也在极力反对有关部门对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冠之以变相期货的称谓。事实上,这一恶名自21世纪以来,就一直陪伴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走到今天。

“包括海南天然橡胶事件、广西白糖事件、浙江嘉兴茧丝绸事件等等,一直到2008年8月爆发了更为臭名昭著的,由资深期货业人士郭远峰所导致的华夏现货商品交易所(下称华商所)事件等等,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这些年确实闹剧百出,关键在于这一市场群体过多地借用了期货市场的保证金方式和交易路径。”原华商所资深代理商、现任菜交所市场总监潘伟非常清楚“变相期货”的根本因何而来。但他指出,“国六条”和232号文的出台,通篇并未提及变相期货,显然,“国家层面已经认识到这一并不确切的称谓并不能够解决实际问题,而唯有政策性疏导,才是该市场群体健康发展的根本。”潘伟说,长期以来,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普遍采用与期货交易所类同甚至低于期交所的保证金制度,另一方面,大量市场肌体在实际操作中完全脱离了现货支撑,如2009年10月爆发的山东日照龙鼎大蒜电子交易所合约价格操纵事件,就出现了做市商强行打低合约价格,而导致合约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格,最终引发了以做市商为代表的空头爆仓。

“既然叫做中远期现货,我的理解是,无论这些市场的合约设计或保证金制度如何完备,甚至按照监管政策要求,将保证金缴纳比例大幅提高到20%甚至更多,但只要这些市场主办者他不具备足够的现货交收能力,就是不应该存在的。”潘伟说,虽然已经公布的“国六条”等整顿文件没有对市场主办者是否应该具有现货资格和庞大的现货业务基础等方面做出要求,但就市场发展方向看,这已经是必然的。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有关部委获知,2008年下半年郭远峰一案爆发后,“变相期货”这一称谓在监管层内部就已经被摒弃。“我们深入研究发现,这一市场群体无论如何变,都不可能变成期货,因此,还是不要再叫做变相期货,而是让它彻底回归现货吧。”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家有关部委人士说。

探路期现货融合

多达700余家已注册在案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里面尽管只有200多家开设了电子交易盘业务,但这些冠名为中远期现货的市场,大多数并不经营现货业务。

《中国经营报》记者选取了约10家市场规模和影响力均较大的此类市场进行了工商执照登记的营业范围资质查询,结果发现,超过半数实际经营范围远远大于注册许可的营业范围,如某开设红小豆电子盘业务,其经营项目中却没有粮油或红小豆的身份。更严重的是,大多数市场的营业范围仅为咨询服务,而推出的实际业务却是中远期现货电子交易盘。

“仔细研读‘国六条’和232号文,不难发现,国家关闭大宗商品交易市场准入大门的动因之一,就是希望借此规范市场,先关起门来,然后把不合规的市场主体一个个拎出去。”刚刚加盟菜交所的潘伟谈及选择初衷,直言个人非常看好菜交所目前具备的强大现货背景。他称,山东寿光拥有三分之二以上胡萝卜的出口量,而菜交所目前的主力品种正是胡萝卜。“可以说,我们目前的合约和持仓量额度完全基于现货基础而设计,而从交收网点的布局看,菜交所目前已经动手在全国兴建九大服务中心(下辖区域性现货交收仓库),这意味我们的中远期现货电子商务交易业务完全基于现货供需量来配对交收,甚至可以实现100%的现货依托。”潘伟分析称,“国六条”的第三条和第六条分别规定“禁止自然人和无行业背景的企业入市交易”以及“限定每个交易品种和每个交易商的最大订货量”,其政策导向已经非常清晰地告诉中远期现货市场,你必须回归到现货市场去,否则没有现货支撑,任何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也完全满足“国六条”这两条的明文规定。

甫一上马注册资本金就达到3000万元的菜交所投资方——山东寿光蔬菜产业集团首席执行官丁俊洋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分析称,兴建菜交所的初衷在于完善蔬菜产业链,希望借助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帮助集团完成大多数产品的远程销售。而这一想法完全基于现货基础出发,与国家对大宗商品交易市场的整顿方向不谋而合,因此项目一上手,集团就决定按照建设全国性交易市场的高标准来兴建,计划让中远期市场业务完全满足与蔬菜现货业务实现无缝隙、无风险的远程交收机制,此举意味无论这一市场将来出现多大的空头或者多头,依仗着寿光三分之二以上全国胡萝卜的出口量都可以完全实时调剂和风险对冲。

“从政府角度出发,我们与国家有关部委和省市两级主管部门做出了一定沟通,认为菜交所目前的发展方向对帮助更多中远期现货市场真正回归现货市场是有益的,也是值得探索的。”寿光市常务副市长李宝华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菜交所投资方具有良好现货基础和充足的现货供销平台,外加已经与工商银行(5.880,-0.01,-0.17%)签订了出入金制度完全封闭和接受银行第三方监管的资金安全协议,这意味该交易所只要将中远期现货的交易规模控制在现货总量之下,就不可能产生任何泡沫,那么它就是符合国家发展方向的。

回归现货之未来

“所有的合约仓单都将需要实实在在的现货或者真金白银来完成风险对冲乃至纯现货交易”,菜交所总裁姬海荣说。因此,即便有一些有所企图的资金真的混入市场,最终当他们需要面对交收到手的几百万吨甚至更多的胡萝卜时,恶性投机资金也一定会弃仓而逃。寿光蔬菜闻名全国,在寿光一个普通农民一年一个大棚能产生10多万元的收益,得益于一个完善的蔬菜产业链,菜交所是产业链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

曾担纲国内多家知名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总经理,现为菜交所总经理的金志宏,曾任宁夏银川北方商品交易所总经理,现为菜交所运营总监的孟庆超共同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2010年初迄今暴风骤雨般密集出台的有关国家政策已经明确指出大宗市场必须回归现货,因此这一市场群体的未来就只有充分依托现货交收业务才可能有所发展。“正是因为缺失现货基础和必要的理性,2009年才爆发了龙鼎大蒜等行业性丑闻,”他们表示,菜交所设计中的一些交收制度将更加有利于远程现货交收,如降低交收门槛到500公斤甚至更低,尽量在实物交收环节满足近距离买卖双方撮合交易等机制,都在为更大限度地满足现货交收需要提供便利。

丁俊洋总裁则从产业调控角度分析说,寿光、福建、内蒙古作为国内三分之二以上的胡萝卜产地,事实上这些胡萝卜大多数的出口都是以寿光蔬菜的品牌在走向世界,换言之,如果未来菜交所实际交易中,万一出现了盲目的单边做多行情,该集团则完全可以削减出口份额来匹配多头的现货交收要求,同时利用胡萝卜较短的生产周期进行产能调配;反之,一旦出现单边做空行情,该集团则可以加大出口力度,同时减少产能配置,最终让集团供销业务借助菜交所的电子化交易平台来实现订单化农业生产和电子化商务远程交易两大终极目标。

“丁总的这一设想,我们认为是完全可行而且极具发展潜力的。”寿光市常务副市长李宝华认为当地作为胡萝卜生产大县,生产产能和贴牌总量约占据全国出口总量三分之二的事实,也正在为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探索让中远期现货回归现货市场提供必要的实物支撑与交收基础。

菜交所有关负责人还表示,他们计划在今年第二季度向有关部委系统汇报交易机制设想和发展蓝图,如果可能,该交易所未来还将推出更多地完全基于现货基础的中远期果蔬现货电子化交易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