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材价格 适时而变 因势而动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10月我国生铁产量6558万吨,同比下降2.7%,1—10月生铁产量67518万吨,同比增长5.4%;2019年10月我国粗钢产量8152万吨,同比下降0.6%,1—10月粗钢产量82922万吨,同比增长7.4%;2019年10月我国钢材产量10264万吨,同比增长3.5%,1—10月钢材产量101034万吨,同比增长9.8%。10月受环保限产影响,高炉生产受到一定影响,同时现货价格偏低,电弧炉开工率也较低,导致10月产量出现一定下滑。但全年看,生铁、粗钢、钢材产量增幅都较为明显,若从9月数据看,折合粗钢产能利用率达到100%以上,其中除生产技术提升外,产能置换过程中存在违规新增产能情况。国内的高产量与之相伴的是国内高需求,特别是房地产投资高增速对需求拉动明显。

从全球市场来看,2019年10月全球粗钢产量1.515亿吨,同比下降2.8%,1—10月累计产量为15.408亿吨,累计同比增长3.23%,增长的主要贡献来自于中国,1—10月中国粗钢产量同比增加5713万吨,全球粗钢产量同比增长4821万吨,全球其他地区粗钢产量整体是下降的。除中国外其他地区粗钢产量的下降,主要与外围经济有关,2019年以来全球PMI持续回落,整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各经济体也是通过降息等政策来刺激经济,在货币政策作用下11月数据略有回暖,但趋势性仍不明朗。

2020年理论新增产能减少,但产量大概率维持增长

2020年钢铁行业去产能工作阶段性结束,近期市场更加关注产能置换情况。根据Mysteel统计,2018年以来全国前后发布96项产能置换方案,其中46项将于2020年年底前投产,涉及45家钢企。拟新建炼钢产能7318.8万吨、炼铁产能6837.05万吨,退出炼钢产能8648.28万吨、炼铁产能8361.23万吨。拟新建高炉48座、转炉45座、电炉16座。初步计算,其中76%的炼钢产能和42%的炼铁产能将在2020年下半年投产。新增产能集中在华东、华北地区,其中,钢铁大省河北2020年将投产近亿吨产能,涉及炼钢产能4965.8万吨、炼铁产能4996.5万吨。

从数据上看,退出产能大于新增产能,但需要注意以下两方面:一方面,僵尸产能置换和违规新增产能。由于在产能置换实施过程中,部分用以置换的旧产能已长期关停,或在新产能投产之前已提前停产,存在僵尸产能或已停产的产能重新折算到置换产能之中的情况,从而形成新的增量。在产能置换过程中,钢企通过建异形高炉导致实际产能增加,前期国家发改委、工信部以及统计局联合发布《关于做好钢铁行业产能、产量调查核实工作的通知》,要求对钢铁企业近3年的装备产能情况及变化情况进行调查核实,并说明情况。调研的主要内容有:以法人企业为单位填报《钢铁企业产能、产量及固定资产投资情况调查表》,钢铁企业产能、产量及固定资产投资情况说明;对2016年以来钢铁企业产能有变化、2019年1—9月产量同比增长超过10%、年化产能利用率超过100%的应分析原因。另一方面,产能置换后,技术升级带来的产出效率增加,特别是转炉利用系数出现明显提升。综合来看,2020年生铁产量有望保持增长,整体增产幅度约700万—900万吨。

环保:常规限产影响弱化,非常规限产有扰动

从常规的采暖季限产来看,2018—2019年采暖季开工率明显高于往年,季节性明显回升,环保限产有所放松。2018—2019年秋冬季限产效果较差,根据生态环境部公告的《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长三角地区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汾渭平原2019—2020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除京津冀地区要求PM2.5同比下降5.5%(去年3%)、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同比减少8%(去年3%)有所提高外,限产方面并无更严要求,在要求不能“一刀切”的同时,按分类评级情况进行限产。根据唐山地区2019年调研情况来看,实际限产力度弱于去年,根据已经公布的政策文件和唐山地区相关的产能数据估算,2019年整个采暖季期间综合限产比例约为24%,低于2018年31.55%的限产比例。

非常规限产方面,主要在于各地重污染天气预警及相关方面的应急响应,各地主要根据天气情况进行限产,这种频繁停限产对钢企正常生产和安全造成严重影响。非常规限产对高炉开工率和生铁产量的影响在2019年国庆节前后表现尤为明显,高炉开工率由9月中旬68%左右最低下滑至56.22%,2019年10月生铁日均产量211.5万吨,环比下降5.71%;粗钢日均产量263.0万吨,环比下降4.71%;钢材日均产量331.1万吨,环比下降4.83%。

整体看,钢企经过近几年大量资金投入,环保治理已取得显著效果,对钢企生产影响作用逐步减弱。

废钢调节短流程供应,进而影响钢材产量

2019年新增电炉钢产能约1000万吨,但受制于废钢价格约束,整体产能利用率并不高。长流程、短流程存在结构性成本差,短流程供给灵活调节,从而在价格下行过程中,长流程钢企只要稳住废钢价格,每次价格击穿短流程成本之后,短流程就会先减产,而长流程产的螺纹钢总体供应不足(短流程占比20%—30%),所以当短流程供应减少一段时间后,新的供需关系会带来价格的回升。

前面我们提到钢企转炉生产效率得以大幅提高,主要在废钢的添加应用上,生铁粗钢比值也反映了这一趋势,长流程增加了废钢用量,而我国废钢供给分布较为分散,价格容易被几家大型钢企集中定价,从而使废钢价格全年处于高位,使得短流程成本高于长流程,平均来看长流程成本比短流程成本低400—500元/吨。因此,当钢价因需求波动时,短流程就会被动调整开工率和产量,从而使得供给端具有弹性。

如果废钢供应没问题,价格像国外一样便宜,那电炉钢成本就会大幅降低,但国内废钢供应是偏紧的,特别是长流程转炉环节添加废钢比例提升后。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