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收割机”再陷亏损 北京文化股价最大跌幅达87%

《你好,李焕英》票房突破46亿,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000802.SZ)能赚多少?

然而,押中这一爆款,带给北京文化的利好并不多。此前,该公司披露,其来源于该票房的收入约为6000万元-6500万元。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近年来,北京文化频频押中爆款,包括《战狼》《流浪地球》等。然而,公司的经营业绩依旧不佳。

2019年,北京文化亏损23.06亿元。2020年,公司预计亏损6.4亿元至7.9亿元,两年共计亏损30亿元左右。

北京文化的前身是京西旅游,几度变换,2014年,公司向影视领域转型,通过并购完成产业布局,公司更名为北京文化。然而,并购标的在业绩承诺期满后变脸,巨额商誉减值吞噬了利润。

业内人士称,尽管北京文化频频押中爆款,但公司出品的其他影片业绩不佳。此外,爆款电影多采取保底发行方式,层层分账,北京文化分得的并不多。

二级市场上,北京文化表现同样不佳。2015年以来,其股价最大跌幅达87%。

“爆款收割机”再陷亏损

北京文化再度陷入亏损之中。

根据业绩预告,2020年度,北京文化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6.4亿元至-7.90,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6.43亿元至-7.93亿元。公司预计实现的营业收入为3.5亿元至4.5亿元,上年为8.55亿元,同比下降幅度在45%至60%。

去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0.13亿元,同比下降98.15%,净利润为-1.17亿元,同比下降192.37%。

对比业绩预告与三季报发现,四季度的亏损加剧。

对于全年经营业绩不佳的状况,北京文化解释称,受疫情影响,影视行业受到较大冲击,公司努力采取多种措施力争降低疫情对公司业务带来的影响。公司推出了《我和我的家乡》《沐浴之王》等影视作品,但整体营业收入仍然出现较大幅度下降。

此外,公司根据项目进展情况对存货价值进行评估,拟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其中,主要项目包括由公司投资制作的古装电视剧,受主要演员社会舆论事件影响,该剧能否播出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这是北京文化近10年来的第二个巨亏之年。

2019年,北京文化亏损更为严重。数据显示,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55亿元,同比增长15.37%,净利润-23.06亿元,扣非净利润为-22.8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943.12%、2189.55%。

针对2019年惨淡的经营业绩,公司解释称,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和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经营业绩下滑,公司计提相应的资产减值准备和商誉减值准备。其中,商誉减值合计为14.76亿元,再加上存货跌价损失等,合计达22.46亿元。

此外,2019年,艺人经纪行业政策、市场环境发生变化,电视剧业务受到一定影响。

让人意外的是,2019年,北京文化均押中了爆款。当年,公司投资、营销、发行了电影《流浪地球》《攀登者》《被光抓走的人》《特警队》等多部影片,其中《流浪地球》以46亿元的票房成绩位列国产电影票房榜第三。然而,《流浪地球》未能拯救北京文化。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文化还曾押中过《战狼》《我不是药神》等影视爆款。正是基于此,北京文化被市场称之为“爆款收割机”。只是,让人意外的是,频中爆款,公司的经营业绩一直缺乏亮色。

业内人士称,目前的影片发行大多采取保底发行的方式,由出品方委托第三方发行,出品方获得保底收入,但爆款电影的超额部分,大多归发行方。因此,作为出品方,尽管屡中爆款,北京文化获得的收益并不多。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北京文化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0.64亿元,而短期债务达8.96亿元,偿债压力较大。

无实控人下的内讧与内控

北京文化的经营业绩不佳,还与公司的内控有关联。

2005年,宋歌跟投徐克《七剑》及《非常完美》《失恋33天》等影片,创造了业界神话。

2014年1月,北京文化的前身京西旅游收购了宋歌手下的光景瑞星(后更名为摩天轮)。摩天轮投资的《同桌的你》《心花路放》两部电影都取得了不俗的票房,为上市公司贡献了过半营收和利润。

这让京西旅游尝到了甜头,也坚定了向影视领域转型的信心,并将公司原名更名为北京文化。

2014年,北京文化筹划收购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世纪伙伴)、浙江星河文化经纪有限公司(简称星河文化)各100%股权,交易作价高达21亿元。世纪伙伴由国内知名影视投资人娄晓曦创立,旗下聚集了资深影视制作人边晓军,编剧、作家严歌苓,导演张黎等业内大咖,出品了《少帅》《四十九日·祭》《勇敢的心》等众多热播剧集。星河文化则由国内“金牌经纪人”王京花创立,当时,旗下聚集了白百何、郭晓冬、胡军等众多实力派演员。本次交易于2016年11月完成。

世纪伙伴与星河文化两大明星公司并表,增强了北京文化的竞争力。押中的《战狼2》《我不是药神》成为爆款,收购而来的标的公司均在业绩承诺期内兑现了业绩承诺。

不过,起初,在宋歌身边,聚集了一批优质人才团队,可谓是人才云集。影视方面有资深制作人杜扬,编剧严歌苓、刘震云,导演方面有陈国富、乌尔善、吴京等。电视剧有娄晓曦负责,旗下有资深制作人边晓军,导演张黎坐镇。经纪业务有金牌经纪人王京花带队,签约艺人包括陈道明、陆毅、关之琳、胡军、张丰毅、梁家辉、刘嘉玲、周冬雨等一线大咖。

然而,随着业绩承诺期届满,内讧开始。

去年4月29日,北京文化公告,将此前花13.5亿元收购来的世纪伙伴,以4800万元出售。

这一事件可能是一个导火索。先是娄晓曦通过世纪伙伴官方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并指出高管宋歌等人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欺诈发行债券等。

北京文化公开回应,娄晓曦因涉嫌挪用资金罪出逃海外。针对娄晓曦的举报,北京文化对举报全盘否认。

今年初,北京文化因内控缺失、收入、利润确认错误,导致2018年财报不准确,公司以及宋歌等几名高管,被证监会北京监管局出具警示函。同时,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北京文化立案调查。

如今,娄晓曦身居海外,王京花也通过减持退出,仅剩下宋歌一人。与此同时,星河文化大量明星艺人出走,世纪伙伴核心团队流失,竞争力丧失。这也是近两年接连大幅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

二级市场上,转型之初,北京文化股价一度达到43.35元/股,今年2月26日为5.56元/股,最大跌幅达87%。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为富德生命人寿,持股比为15.60%,公司近年来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2016年,富德生命人寿出资9.98亿元参与北京文化定增,助力其向影视领域转型。如今,持股市值仅6.21亿元,五年过去了,不仅没有投资收益,反而浮亏3.77亿元。(记者 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