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卖资产求生 维信诺转型四年扣非累亏33亿元

在巨大的债务压力面前,王文学选择了甩卖资产求生。

鼎盛时期的王文学,不仅实际控制的华夏幸福跻身中国房企前十阵营,还通过系列资本运作控制了维信诺(002387.SZ)、玉龙股份等三家A股公司。如今,无力、无暇应对债务压力的王文学走上了甩卖资产之路。

2月28日晚,维信诺发布公告称,王文学正在筹划通过转让股权等方式让出控股权。目前,拟转11.70%股权,预计回血15.76亿元。

在维信诺身上,王文学亏了不少。2015年至2018年,王文学通过受让股权、参与定增等途径,获得维信诺实际控制权,付出的成本约67.26亿元。如果以本次交易停牌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计算,王文学实际控制的股权估值为40.59亿元,已经浮亏26.67亿元。

王文学入主之后,推动维信诺大举向OLED显示行业转型。目前来看,受多种因素影响,维信诺经营业绩不佳。近四年,其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合计亏损约33亿元。

国资拟受让+结盟入主

维信诺拟再度易主,国资或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最新公告显示,2月26日,维信诺收到控股股东西藏知合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西藏知合)通知,获悉西藏知合拟向交易对方转让其持有的公司1.6亿股股票,约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1.70%。

西藏知合成立于2015年5月14日,注册资本20亿元。西藏知合是知合资本全资子公司,而知合资本为知合控股100%控股,王文学及其控制的廊坊幸福基业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知合控股100%股权。因此,王文学通过三层股权关系,对西藏知合进行100%控制。

目前,本次股权转让事项正处于筹划阶段,维信诺并未披露股权转让交易的细节,包括受让方信息、转让价格等。以本次交易停牌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9.85元/股计算,交易总价约为15.76亿元。

公告透露,本次交易对方为国资公司,主要从事股权投资,本次交易相关事项涉及国资有关部门审批。

本次股权转让后,维信诺的控股权或将面临变更。除了受让西藏知合转让的股权外,交易对方还正在与公司第二大股东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集体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简称昆山经开区)筹划签署《一致行动协议》。

目前,昆山经开区持有维信诺9.63%股权。如果本次股权转让交易顺利完成、一致行动协议签署,交易对方将合计控制公司21.33%股权,超过西藏知合的18.43%股权,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维信诺的本次易主,在市场看来,是王文学被迫退出的无奈之举。

王文学的核心基业是华夏幸福,今年以来,华夏幸福陷入了流动性危机。

2月27日,华夏幸福公告,受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环境、信用环境叠加疫情影响,华夏幸福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近期公司下属子公司新增未能如期偿还本息金额58.17亿元债务。截至目前,公司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110.54亿元。目前,公司正在与上述逾期涉及的金融机构积极协调展期相关事宜。

维信诺也与华夏幸福保持了“距离”。2月24日,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维信诺表示,公司已建立完善的内部控制制度。同时,公司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人在人员、资产、财务、机构、业务等方面严格保持分开、独立,各自独立核算、独立承担责任和风险。

募资150亿仍显资金之渴

出让维信诺控制权,也有王文学心有力而力不足之意。

维信诺的前身是黑牛食品,2010年4月13日登陆A股市场。当时,公司主营业务为豆奶及营养麦片的加工。

2015年11月6日,王文学通过西藏知合出资4.22亿元受让原控股股东转让的10.85%股权,同时受让表决权委托,从而获得黑牛食品控制权。

2016年,西藏知合再次受让原控股股东转让的18.97%股权,进而获得公司29.82%股权,交易作价13.04亿元。至此,王文学通过西藏知合合计出资17.26亿元。

获得黑牛食品控制权后,王文学进行了系列资本运作,剥离传统食品加工业务,置入国显光电的资产,公司由此转型至OLED显示行业。由此,王文学完成了借壳上市,公司更名为维信诺。

为了推动产业布局,2018年,维信诺实施定增募资150亿元,西藏知合出资50亿元认购。

至此,王文学在维信诺身上的投入累计达67.26亿元。但目前,其持股市值约为40.59亿元,已经浮亏26.67亿元。

如今,维信诺已经是国内较早从事AMOLED研发、生产、销售的高科技企业,也是AMOLED国际标准的制定者之一,主攻中小尺寸,包括硬屏和柔屏。公司称,其坚持自主研发,积累了大量核心技术专利,并制定了多项国际、国内以及行业标准。目前,公司已进入小米、OPPO、中兴、LG、努比亚等多家国内外终端厂商的供应链,领先发布了相关创新终端电子产品。

尽管如此,维信诺的经营业绩仍然不佳。

根据业绩预告,2020年度,维信诺预计盈利1.41亿元至2.10亿元,但扣非净利润则亏损7.33亿元至8.02亿元。

实际上,近年来,维信诺的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2017年至2019年,其分别亏损3.84亿元、12.14亿元、9.40亿元。加上2020年的预计亏损数,四年扣非净利合计亏损约33亿元。

OLED显示是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行业,需要持续进行技术更新、资金投入。2018年,维信诺通过定增募资150亿元,用于产业布局等。

不到两年,公司资金不足的财务压力又开始显现。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短期债务超过50亿元,而货币资金只有38.54亿元(含受限资金)。

去年,公司又筹划通过定增募资不超过50亿元,投向第六代柔性有源矩阵有机发光显示器件(AMOLED)生产线升级项目、偿还银行贷款及补充流动资金等。目前,定增方案已经获得证监会审核通过。

值得一提的是,王文学借壳维信诺上市以来,公司未曾实施过现金分红。(记者 魏度)

关键词:资产 维信诺 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