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上半年业务营运受打击 拟再冲击上市

曾试图通过IPO方式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共享办公营运商WeWork,欲再一次向上市发起冲击。10月19日,WeWork宣布,此次选择了与特别收购目的企业(SPAC)合并,以90亿美元的估值(包含债务)上市。

21日起,WeWork就可以在纽交所进行交易,交易代码为WE。

WeWork此次合并上市的对象是BowX Acquisition。除了与BowX Acquisition合并,在WeWork此次上市过程中,还有另一个关键角色。目前,全球知名房地产顾问企业戴德梁行(CWK.US)表示,在WeWork成功上市后,将对其投资1.5亿美元。

这两家公司在8月9日公布达成合作伙伴协议,WeWork表示,与戴德梁行的合作将有助提升集团长远价值。戴德梁行发言人回应称,双方合作进度良好,但未回应投资事宜。

BowX Acquisition作为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必须要在有限期限内寻找到一个具备发展前景的公司进行并购。而对WeWork来说,SPAC似乎也是冲击上市的最后砝码。

这已经不是WeWork第一次尝试上市了。2019年8月,WeWork曾试图通过IPO的方式申请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但由于亏损烧钱的商业模式,其估值迅速下跌,遂于当年9月份选择停止IPO。

与传统的上市方式IPO相比,SPAC上市模式时间周期短,最快2个月可以上市。另外,与借壳上市相比,SPAC的壳资源干净,没有历史负债及相关法律等问题。

此前,SPAC在2020年度过了收获颇丰的一年。据SPACInsider数据,2020年美国共有248例通过SPAC上市的案例,打破了2019年59例的纪录。而过去十年中,大多数年份的SPAC上市案例数量均不超过20例。

随着SPAC逐渐火热,WeWork也选择了这条道路。而对于WeWork和BowX Acquisition双方来说,此次合作可以说是一拍即合。

在两次冲击上市期间,WeWork渡过了艰难的两年。虽然停止IPO后,软银集团出资80亿美元拯救WeWork,但当时,投资者普遍对WeWork科技公司的定位产生质疑。

WeWork虽自称提供“空间即服务模式”,意在强调其技术驱动的属性,但WeWork整体营收的90%以上都来自会员的房租和相关费用,并非像科技公司拥有较高的毛利率水平和估值水平。

而两年后,虽然WeWork在变更CEO、变卖出售非核心业务等系列措施的带动下走出了当初的泥潭,但亏损依旧存在。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数据显示,WeWork的亏损增至8.88亿美元。该公司二季度收入5.93亿美元,较第一季度微跌1%;亏损从2020年同期的8.63亿美元增至8.88亿美元。

对此,WeWork表示,这是由于受到新冠病毒扩散的影响,令公司今年上半年业务营运受到打击。

疫情后,共享经济似乎迎来了翻身时刻。例如去年12月,Airbnb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募资约35亿美元,上市首日收盘较发行价上涨113%,市值逾864亿美元。与此同时,Uber也在疫情后逐步走出阴霾,股价自去年11月开始逐渐回暖。

WeWork也预计,到2022年年底,出租率将迅速回升至90%,远高于疫情前的水平,而2022年调整后EBITDA(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和摊销前收益)将达到4.85亿美元。

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投资者介绍会上,WeWork表示,在疫情后的世界里,员工将寻求更灵活的工作空间,这样的趋势有利于WeWork的业务发展。

同时据英国金融时报20日报道,WeWork向投资者和公众表示,它已经放缓了一些激进行为,并削减了成本,包括削减共享办公地点的数量,并专注于核心业务。其在2019年支出22亿美元后,2020年将资本支出削减至4900万美元。

虽然信心满满,不过受其估值影响,WeWork这次上市还是低调得多。目前,WeWork估值为90亿美元,这与软银在该公司首次IPO失败前几个月对该公司470亿美元的估值相比,几乎是个零头。受此消息影响,BowX股价周二下跌7%。

WeWork的前景仍然不明朗。目前,该公司仍背负着数十亿美元的亏损。2020年,该公司亏损了32亿美元,今年第一季度亏损了21亿美元,其中包括与诺伊曼达成的5亿美元非现金和解。